难得开个自己摸鱼的小号,画个清净地

【血色焦糖系列】逆光航线 Part.1


以上OK?


——————————————————————————


我等生于暗夜,却注定向光而行,至死方休。


                                                   ——《 族训·扉页》



午后时光如同空气中漂浮的微尘,弥漫的阳光香味一样让人昏昏欲睡。


少女躺在少年的腿上呵欠连天的打着游戏,即使困倦得眼睛都快无法睁开,纤细白皙的修剪圆润的指尖还是作弊一般灵敏地操作着角色干掉了对手。


“你这样无所事事真的没问题吗?”


从书中分神的少年看着少女随手将PSP扔到一边,转身往自己的方向蹭了蹭。有些好笑的伸手揉乱少女太阳般耀眼的金橙色短发,少女发出了猫咪一样舒适的咕噜声。


“我本来也没什么事做啊⋯⋯”少女梦呓一样的嘟囔,“吃饱睡,睡醒了出门走走,肚子饿了有光酱的美食等着我。这是多么美好的生活啊!”


“你是老头子么?”少年瞪圆了金色的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她。抬手抓乱了额发,“我怎么记得你以前不是这样的⋯⋯”虽然现在也没什么不好的。

“你不打算找你的父母了吗?你是因为这个才去加入血猎协会的吧?”


少女哼了哼,双手撑在少年的腿上,凑上前亲吻少年。但是这小小的偷袭很快被反客为主,两人分开的时候少女脸色潮红气息局促,和少年的淡定对比起来真是胜负分明。


少女平稳情绪,指着自己尖锐的犬齿说道。

“那两个不负责任的家伙为什么离开,这原因不是一目了然么?”


不想让亲生女儿觉醒成为吸血鬼,希望她能安稳的作为人类度过一生。这个理由她随便猜都能猜到了。可那两个人也不想想,他们家的人,有哪一个是安分得了的?

“现在唯一头疼的是他们跑哪去了。虽然他们回不回来没什么问题,家里的事情我一个人也能处理,但是总还是要知道他们是否安好⋯⋯都过了这么多年了。”


“抱歉。”少年满怀歉意地道。


这不是他第一次道歉,毕竟不是因为他的过错,少女还应该像以前一样活跃在阳光下,而不是现在这样每天宅在屋子里陪着自己。

每次想到少女的未来,伊达贞宗就忍不住自责。


啊啊,又来了。少女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明明说过很多次这并不是对方的错,事实上自己的工作也让她很少白日行动,但是这种看起来微不足道的小问题,却总让恋人歉疚不已,她也是蛮头痛的。

虽然不太好意思说,其实在认识对方以前,自己不工作又没必要出门的时候也是宅在家里打游戏。只是那个房子里除了毫无存在感的佣人,没有丝毫人气,比起呆在那里,她更愿意出门和朋友一起,也许是这样才给了对方自己很活泼的错觉。

“贞酱是不喜欢和我在一起吗?”


“怎么可能!”伊达贞宗把少女抱在怀里,“我和光酱都很喜欢喻哦!嗯,広光酱也是。当然!最喜欢喻酱的是我啦!”


挑起少女灿烂柔软的发丝于唇边轻吻,少年直爽的说着了不得的情话。


“喻这么华丽又可爱,实力强大又和我胃口的女朋友,我没有不喜欢的理由吧!”


“哼哼~说的没错!所以我喜欢和华丽又帅气,体贴又家务万能的男朋友在一起哪里不对吗?”

少女松掉力气向后倒进少年的怀里,两人一起在厚厚的羊绒地摊上滚成一团。


门口黑发金瞳黑肤的青年不知何时站在那里,冷冷的看着闹成一团的两人。


“咳!”X2


“啊!疼疼疼⋯⋯”


两人尴尬的想要分开正襟危坐装成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可少年头发上装饰用的羽毛不知怎么和少女的头发缠住了,两人措手不及地撞到一起。

纠结了许久,伊达贞宗才揉着撞痛的额角对青年打招呼。


“哟,広光酱,有什么事吗?来找们一起玩儿吗?”


“哼。没打算和你们混在一起。”大俱利広光冷淡地扫了一眼衣冠不整的二人,不用想都知道这两个家伙在一起黏黏糊糊的。


“别那么说嘛,明明昨天一起通关游戏还挺开心的不是吗。”少女掌心凝结冰块按在有些发红的额角,笑眯眯地摆摆手,显然都十分习惯青年外冷内热的套路。


“白石喻!”

青年的肤色看不清皮下浮起的红晕,然而那恼羞成怒的语气,和无可奈何的眼神只会让两个坏心眼的家伙更想欺负他而已。


“是是!我错啦我错啦!大俱利広光大人有何吩咐?”


“⋯⋯哼!”然而青年被她这副态度气得摔门走掉了。


少女扭头对自己的男朋友抱怨道,“広光真是越来越不好玩了。”

不等对方回答,她拾起放在门边的双刀挂在身侧。

“不过広光会过来,大概是光酱找我们有事。还是快点过去吧。”


少女注意到了青年身上还没来得及换下的西装,对方在家里一向是T恤衬衫就好,会换正装多半是刚从公司回来。


大俱利広光,伊达家三兄弟里的三男,哦,次男就是她的华丽又帅气的男友伊达贞宗。长男就是外面餐厅的店长长船光忠。

别问她为什么大俱利広光看起来都20岁了,伊达贞宗还是十四五岁的模样。血族的外表本来就不能做数,再说,她觉醒的时候都十八岁了,看起来还不是一副十六岁的模样⋯⋯虽然和男朋友看上去没有违和感很不错,然而并不能让她开心起来。


偶尔也会觉得自己或许应该按照父母的期待活着,一辈子生活在普通人的世界里。也会听到这些人如雷贯耳的大名,然而这样一想,又会觉得不甘心。

她的血脉里流淌着不安分的血液,就算没有父母作为契机,她还是会因为其他原因走进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只是可能不会成为一名血猎。


少年有些疑惑的蹙起浓眉,跟少女并肩向前屋的餐厅走去。

“光酱吗?那大概是真的有事⋯⋯最近这边的世界很躁动啊,但是表面上没听说有什么大事。你那边有什么消息么?”


“嘛,我也不是很清楚。毕竟觉醒之后上面发下来的任务少了很多,我也懒得去接任务。协会的事需要的话,一会儿我回去查探一下。


“他们在怀疑你?”走廊两侧迷离的灯光映照在少年胸前的宝石上,璀璨的光彩令人目眩。“你觉醒的事情曝光了?”


少女摊手,“那种事情我也不清楚,不过曝光了也无所谓,协会不会对我出手的放心吧。再说,对协会而言,只要能用,就算是血族也没什么关系。这种事,你不是很清楚的嘛。”


前些年血猎协会对几个大家族发起进攻,之后的事情闹了那么多年,情报灵通的伊达家怎么可能不知道。


“说的也是,我家是亲近人类派的嘛。”少年语调欢块地道,“战争很讨厌啊,只要不来找麻烦,我们也不会对血猎出手呢。当然!如果敢伤害我家的人的话,那就不得不华丽的大闹一场了啊。”


“那个还是算了,我可不想在通缉榜单上看到你⋯⋯”

手机的铃声突然作响,低沉的男声在走廊里回荡着。


少年眼神诡异的看了看手机又看了看少女,金色眼里带着些不悦。

“为什么你的手机铃声是広光的新专辑?”


少女理所当然的回答道。“因为新专辑很好听啊!而且我拿签名专辑又不用赶现场。哇,贞酱你不是在吃醋吧?哈哈哈!好可爱!”


“快接电话!协会打来的吧?”少年背过身去,头顶的羽毛像是反应少年的心情一样炸了起来。


强忍住笑意,少女快速和对方说完挂掉了电话,脸上的笑意消失不见,长长的叹气。

“抱歉贞酱,帮我和光酱说声抱歉,我现在就要走了。大概一个星期才能回来。”


伊达贞宗也顾不上生气,“出事了?”


“具体情况还不清楚,但是A级的血猎已经折进去两名,一同消失的还有一名三等的饵。加上附近的普通人也被袭击,大概是发狂了的A级血族,不清楚是不是只有一人。”少女也是一脸愁色。“似乎是最近其他地方的事件太多,好手都有任务在身,只好来找我了。真是的⋯⋯大概真像你说的,那些暗潮汹涌的躁动开始浮出水面了了。”


说完在少年脸颊上偷亲了一下,晃了晃腰间的刀。


“放心,我不会有事的。倒是你,要是回来听光酱说你闹过头受伤的话,我绝对会惩罚你的哦!”


“嘿嘿,那我反倒期待起来了。”

“哇!不要脸啊!”


啪——

两人在空中击掌。


“我出门啦!”


“Bye-bye!”





—tbc—


评论
热度(6)

© 橘 夏喩 | Powered by LOFTER